当前位置:夜书CC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34 一刀之威

1.134 一刀之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长箭如矛。破盾透甲,连穿数人。带飞一串胡骑,轰然坠地。

    溅起满腔血。

    胡酋伏于马背,堪堪躲过。

    啊啊啊!

    见楼桑兵士又给弩车绞弦,这便惊吓暴走。狼牙棒胡乱一指,左右便有胡杂精骑奔出。迎着正上弦的弩车,呼啸扑去。

    “合!”韩猛一声令下,弩车迅速撤出,两侧刀车缓缓闭合。

    嗷嗷嗷!杂胡精骑竟全然不避刀刃,纵马冲缺口直撞过去。

    砰!

    左边精骑连人带马,撞成稀碎。右边精骑外侧马腹被刀刃横着剖开。连带着右腿也齐膝而断。

    战马双目怒睁,肚肠横流,轰然撞地。右腿切去的胡骑,面如厉鬼,惨叫落地。手中狼牙棒躺地挥舞,刀盾手竟一时近不得身。

    “找死!”崔霸抬枪将狼牙棒拨去。刀盾手这便一拥而上,将折腿悍匪乱刀砍碎。

    倚仗两精骑的拼死一击。胡酋这便寻着缺口,冲出刀阵。越过豁口时,胡酋一声嘶吼,手中狼牙棒重砸刀车!受此一击,数人推动的刀车竟强行移位。为身后人马崩出个逃生缺口。

    好恐怖的蛮力!

    胡骑呼啸而去。与胡酋硬拼一记的崔霸,未曾讨到便宜。

    韩猛连斩数骑,也只能放大队人马离去。

    好在不远处的街巷,刀车眼看就要完成合围。

    胡酋口出胡语,便又有数精骑加速冲上。策马飞奔中,突前一骑竟撑臂而起,稳稳站于马背。抢在战马撞上刀车前,飞身越过刀车,又翻滚落地。

    可怜身下战马活活撞上刀车,血崩如雨!

    战马虽死,却也将刀车撞离原地。身后几名精骑也学他站立马背。只可惜一人刚刚站起,便被乱箭射死,翻滚坠地,被马蹄踩成肉泥。还有一人战马受惊,猛然刹住四蹄,将那人扔了出去。迎头撞上刀车,碎成一地。

    剩下二精骑,一前一后跳过刀车。挥刀落地,与楼桑部曲乱战。

    三匹胡马舍身撞击,终将车阵破开。胡酋一马当先,冲缺而去。

    落单的三胡骑无马步战,又陷重围。先后被钩翻在地,部曲一拥而上,砍成肉泥。

    这队狂飙的马贼精骑,引起了五楼平座上刘备的注意。

    尤其是见遇到刀车拦路,总有悍不畏死者,以己之躯伙同胯下战马,撞向刀车,为敌酋开路。饶是刘备,也不禁变色。悍不畏死,又忠诚无二。这些胡虏,当真可敬。

    倚仗着精骑的舍生忘死,胡酋连破数阵,直冲西阙而去。

    俯瞰一队部曲,抢先用刀车截断马贼去路,刘备这便轻声说道:“打开校场大门。”

    “喏!”身边护卫这便转身下了楼去。

    “少主,某去与那贼酋一会。”难得黄忠求战。

    刘备正有此意,又岂能不允:“好。”

    吩咐左右好生护佑刘备,黄忠这便乘天梯,下到演武场内。

    眼看出路被截,头顶箭发如雨。胡酋缰绳一扯,强行转弯。

    最靠近西阙的这条宽敞的长街,正通往演武场西门。

    四面伏兵尽出,头顶乱箭如蝗。胡酋慌不择路,一头冲入演武场。

    杀声忽止,乱箭骤停。再抬头,只见四面高楼,偌大一座校场。血战一夜的杂胡精骑,面面相觑,不知所以。汉家高楼成夏,令人敬畏。如今身处何地?

    忽听弓弦疾响。火箭天袭。

    从四面八方射下的火箭,正中散落在校场周围的火盆。一时烈焰熊熊,校场亮如白昼。

    呼喝!

    徐荣率领辽东游骑,乌莲率领乌桓突骑,这便冲入校场,将胡骑团团围住。

    胡酋长出一口浊气,知已中计。心念过处,这便猛回头。噬人眼光直取阎柔。

    口吐胡语,反手一指。未等胡杂精骑来抓。阎柔猛挥鞭,冲出阵去。

    胡酋取弓在手,一箭射向后心。

    危急关头,又听劲弦响!

    叮!

    火光迸溅。胡箭被白羽箭斜向撞飞,两箭凌空崩折,碎成一地。射箭者,正是百步穿杨黄汉升!

    迸射的锋矢铁片正中马臀。胡马吃痛,猛然扬蹄,将阎柔甩下马背。

    胡骑蜂拥而上,誓要将叛徒碎尸万段。胡酋、乌莲岂能让胡虏如愿,亦纵马来抢。胡骑厮杀一夜,人困马乏,箭矢早已耗尽。面对以逸待劳、全身披挂的乌桓突骑,毫无还手之力。一个照面,人仰马翻。等辽东游骑再犁一遍,尽数毙命。

    手下皆惨死。胡酋却未正眼相看。仿佛一切厮杀都与他无关。

    只顾从怀中取出一块烤肉,狼吞虎咽的吃完。又旁若无人的灌下半腔雪水,抬手抹去胡须残水,便将水囊重掷于地:“那汉儿,且来一战!”

    黄忠剑眉一挑。从得胜钩取下凤嘴坠星刀,驱马上来。

    胡酋手握狼牙棒,纵马来战。

    胡酋用力夹紧马腹,青骢马吃痛,口鼻喷血,怒踏四蹄!

    黄忠胯下龙爙更是一等一的宝马龙驹。无需主人催促,这便奋起直追,化作一道烈焰飞驰而去!

    黄忠稳坐马背。凤嘴坠星刀,倒拖于马后。刀锋悬于地上三寸,尤犁出一道深槽。

    青骢、龙爙,狂奔对冲。视线飞掠,周遭景象尽数虚化。

    数息之后,两人眼中再无其他。

    黄忠不动如山,忠肝义胆。胡酋戾气冲天,只求死战!

    迎面相撞的刹那,龙爙奋然一跃。

    宛如天马行空,高居胡酋头上。黄忠须眉飘张,怒刀劈下!

    寒光一闪!

    人马交错。

    忽闻体内血气声,如老树断根。胡酋上身不稳,翻滚落马。

    脸上热血迸落,视线砰然坠地。溅了满嘴砂石的胡酋这才惊觉。谁人无头身正端坐在青骢马背上,腔血喷高数丈!

    啊啊啊——

    低头一看,身躯全无。胡酋吓得肝胆俱裂。五官狰狞,甩头气绝。

    黄汉升霸气一刀,将胡酋连头带肩,斩成两段!

    人马如龙,恰似神兵天降。

    只一合,胡酋授首。

    众人无不心驰目眩。这便轰然叫好,皆称黄忠‘威天神将’。

    刘备亦开心之极。

    能遇到春秋鼎盛,眼力、体力、心力、魄力,皆处于巅峰的黄忠,真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