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夜书CC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67 大明轮船

1.67 大明轮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蹄乌刘备遣人送给了张小胖。

    张小胖回信感谢。又问刘备北伐诸事。刘备便捡要紧的说给他听。

    张小胖恨不能早点长大,与刘备一同上阵杀敌。又说父亲看管甚严,不准外出。整日学文习武。如今已能开二石强弓,骑术亦颇多精进。若是家父允许,骑上白蹄乌,瞬息可至楼桑,与大哥,母亲团聚云云。

    张小胖和刘备时有书信往来。北出塞外,一去数月。军务紧急,刘备便与他断了书信往来。如今返回楼桑,张小胖书信甚是频繁,询问北伐诸事居多。貌似对行军布阵,十分感兴趣。

    刘备想了想,便将恩师所受行军布阵,兵法计谋,编撰成册。顺带把自己整理的三十六计,一并送给他。都说猛张飞,其实不然。张小胖用起计来,也十分高效啊。

    楼桑特产,先有寝垫、松泉酿,又有毛毯、鱼酱、香肠、稻花鱼、禾鲤干,如今新有督亢粳米。刘备先时便甄选出锦垫、香肠、松泉酿、金丝毛毯,合称四大名产。先是风靡北地。后又贩卖大江南北,天下知名。如今已能凑齐八大名产:锦垫、香肠、鱼酱、禾鲤干、松泉酿、金丝毛毯,兰熏火腿,督亢粳米。

    兰熏火腿,亦不复杂。在盐渍、烟熏、发酵等工序,腌制动物后腿时,用西域香料烟熏。南蛮山猪和草原香猪经上盐、整形、翻腿、洗晒、风干等程序,数月乃成。香味浓烈。便于贮存携带,畅销大江南北。

    百里水泽,鱼米飘香。稻花鱼食之不尽,晒成禾鲤干,捣成鱼酱。草原牛羊亦食之不尽,做成香肠、火腿。剪下的羊毛,纺成毛线,织成地毯、羊毛衫。楼桑一城,已无法满足不断抵达临乡的客商。郦城、督亢二城百姓,亦加入其中。产量大增。清溪、郦亭沟、督亢沟,三条水道,舟樯如织,商贾云集。

    官道上车马如龙,亦是人声鼎沸。

    粒粒洁白的“河东大盐”。腌制的鱼酱、香肠、火腿,色正味美,久存不腐。故而经常有辽东盐船沿大河而下,入汶水,经老鸦渡抵达清溪。

    大盐一石,值八百钱。百石盐可卖八万钱。

    辽东盐商,见楼桑车轮舟往来,灵活迅捷。便想以盐价折算船价。无奈船坞繁忙,自家订单尚且不能完成。无力为盐商督造。

    盐商来找楼桑长乐隐。乐隐笑道,这有何难?造新船难,改旧船易。何不把盐船改造成车轮舟?

    盐商大喜。便又去寻船坞主事。主事告知苏伯,苏伯又来禀报刘备。刘备欣然点头,可也。

    苏伯又问,这改造费又当如何收取。

    造一艘百石车轮舟,材料人工,共需两万五千到三万钱。只是改造的话,材料人工皆能省下颇多。然而,车轮舟贵在技艺先进。不能以成本价来折算。

    刘备想了想道:跟盐商说,若能降低盐价,可免费为其改造。有多少盐船,便可为他改造多少。

    苏伯领命而去。

    不久,便和盐商谈妥。大盐一石,可贱卖五百钱。

    刘备甚喜。这便让船坞为其改造车轮舟不提。事实上,盐价之所以昂贵,与其运费相关。“一车载二十五斛,与僦一里一钱。”僦车一里一钱,河东到涿县,辗转两千余里。故而盐价需要八百钱一石。

    改用舟船,运费自能降低不少。还卖八百钱,便是高价。五百钱也有薄利。若改成畜力驱动的车轮舟,运费还低。故而精打细算的盐商,这便主动降价,只为能改造船只。

    刘备欣然同意。

    于是车轮舟便随辽东田氏、河东盐商,贩运大江南北。渐被天下知名。

    盐商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明。改造之后的盐船,运费降低。于是再贩卖大盐,无论是楼桑还是大江南北,折算成盐价,都可比其他盐商价低。同样是一船大盐,别家卖八万钱。他卖七万钱。且利润还更高。同样是河东大盐,自然都买他家。份额亦随之增多。遂成巨富。

    河东盐商,视车轮舟为神物。这便纷纷贩盐楼桑,不求赚钱,只为改造盐船。

    刘备来者不拒。

    亦不怕技术外泄。车轮舟的原理并不复杂。然而考验的却是从设计、铸造、安装、维修、保养等一些列的技术规程。其中缺少哪一环,都力有不逮。仿造易,运行难。长久运行更难。故而还要定时往返楼桑船坞,维修保养。将铁匠铺搬去督亢后,工坊区颇有闲地。刘备便命苏伯扩建船坞,改成前后两列,六座百石船台。还有两座独立的五百石大船台。

    五百石以上,多是双桅式楼船。在长江、大河,以及近海航行。需助风力。若只用人力排桨,已难驱动。

    然而,大桨轮(明轮)的出现,让五百石商船,舍桨弃帆,成为可能。

    五百石车轮舟,长三十六丈,广四丈一尺,高七丈二尺五寸,设八座大桨轮,以畜力驱动,暗藏撞角。称:“明轮船”。可容战士五百人,装货五百石。

    时下造船,非以吨位,而是以长度“丈”来计算。有些豪商,比如辽东田氏,有船一千丈。

    明轮船,清溪上游水路无法通行,却可出白湖水砦,入督亢沟渠,经南巨马水,再入郦亭沟水,往返与郦城、楼桑之间。出海更简单。濡水合涞。南北巨马水合成涞水,可入渤海。沿内海航线,便可舟行南北。

    时下城池皆依山傍水。除了据险而守,也享航运便利。水运远比陆运省时省力,节省成本。

    明轮船有优势,也有劣势。若卷入水草,桨轮栓塞。便无法驱动。

    后世水战,便有‘扎巨木为筏,塞诸港汊,又以腐木乱草浮上流而下,草木壅积,舟轮碍阻不行,束手被擒’的战例。

    想要解决水草缠绕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桨轮外罩铁丝网壳,便可。

    更有甚者。苏伯受割草车启发,在轮毂与轴架间安装旋刀组,用以割除桨轮吸入的水草杂物。效果斐然。只是用此法,太过耗费畜力。刘备便命人将旋刀新用一组齿轮单独驱动。需要时,可使船上兵士合力摇动。如此蓄力驱动桨轮,人力驱动旋刀。成效斐然。

    明轮船一出,又将轰动临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