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夜书CC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七百六十落四章 日落(下)

第七百六十落四章 日落(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父皇?!”

    快马加鞭回到皇城的贾琮,急急回到咸安宫,甫一进殿内,就看到高台龙榻上,武王倚着锦被而坐,气色竟有些红润。

    贾琮先是惊喜一唤,可看到正在垂泪的太后、叶清、黛玉等人,心里不由一沉,浮现起一个词来:

    回光返照!

    “父皇!”

    再看到一个“故人”张友士,贾琮心惊之下面色骤然雪白,看向武王颤声喊道。

    武王面色倒颇为坦然,微笑着招手唤贾琮到近前。

    贾琮一步步上前,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

    到了这世间,太多人对他恶,欺他辱他恨他欲杀他,贾琮都不惧。

    但对这寥寥数位待他极好的亲长,却心怀“惧意”。

    他打心底,不愿他们有事……

    先前衍圣公故去时,他就很是难受了许久。

    但真正让贾琮感到恐惧的,还是眼前……

    “父皇!”

    贾琮走到龙榻前,跪地唤了声后,来到这世上第一次,如孩童于父亲前那般,呜咽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惹得太后叶清等人无不痛哭出声。

    崇康帝驾崩时太后虽也悲伤,但到底比不得眼前。

    这是她打小最疼爱的幼子啊……

    武王眼中闪过一抹哀色,有些吃力的将手抬起,抚在了贾琮头上。

    自从第一回他发现贾琮有避让的意图后,一直只拍贾琮的肩膀的。

    只是现在,他着实没力气拍到贾琮的肩膀了……

    “太子莫哭,朕心无忧无憾矣。上天待朕着实不薄……”

    贾琮泪如雨下,劝道:“父皇莫要气馁,再输血用药,儿臣遍寻天下名医,总能有希望的。”

    武王苦笑着摇头道:“太子啊,朕实不愿再受这个罪喽!朕日日受着万蚁噬身毒火焚心之苦,头脑也昏昏沉沉……若是北疆战事不顺,或是太子年幼愚笨,朕纵然撑不住,也要硬顶着。可如今北疆大胜,还是在太子一力主导下,一举覆灭喀尔喀三部,解了北疆至少二十年之难,军中无不敬服……朝堂上也被太子用赵青山之流镇住,纵是朕亲力为之,怕也难及太子。如今,更是连皇孙都有了……朕实无憾矣,更无忧矣,故而想早点解脱,去见孝贤皇后……太子不必悲伤,朕也不会今日就大行的,总要等南征大捷传回之后,这不是,将你原为皇兄寻来的那位杏林高人也请来了……”

    原本崇康帝负火器伤,熬不到元春诞下皇子的那天,便想学林如海,故而让贾琮寻来了张友士。

    只是那种活着,其实是自欺欺人。

    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也完全没了意识,只能叫做活死人。

    武王何等骄傲之人,若非为了扶持他这个太子走完最后一里不定之路,又如何甘愿至此?

    此即,父爱如山。

    “父皇,儿臣很聪明的,可以自己走好道路,父皇,儿臣想让你走的有尊严。儿臣并不知,父皇竟如此痛苦难捱……”

    贾琮落着泪,愈发心如刀绞的轻声劝道。

    周围人闻言,也跟着泣不成声。

    武王闻言,握了握贾琮的手,温言道:“听朕的,朕到底是大乾的皇帝,要为祖宗的江山担负起责任来。朕在一起,则军中安稳。待南征之后,太子大赏三军,则愈安。只是太子要切记,火器虽利,却不可传诸六军。地方守备军队不需换,漕运军队不需换,各省督标营、抚标营皆不需换。绝不许一颗子药,流入民间。凡私藏火器者,一律诛族。纵是武官非得命而不可佩也,便以开国公、郑国公之殇为戒!两大国公的性命换来的教训,谁敢不服,便是包藏祸心,当诛之!”

    贾琮点头应道:“儿臣记得了。”

    武王闻言,满是宠爱和不舍的又看了贾琮稍许后,转眼看向哭成泪人的太后,轻声道:“母后,恕儿臣不孝……”

    “皇儿啊!”

    太后一颗心真真和刀子剜了一大块般,哭的不能自已。

    武王劝道:“上天垂幸我天家,让太子归宗,以安天下。北疆一战大胜,刘乾皇室再无动荡之忧,朕不复牵挂,惟不能奉圣母皇太后之餋,中心念之,虽殁弗宁。幸太子纯孝,必能代朕尽孝母后。朕安然之后,母后仍可为太子宫廷选秀,更要大肆操办,不可让天下军民以为朕危,令南征之役凭添波折。”

    太后哭着应下后,武王又对泪眼连连的叶清微笑道:“那年丫头才三岁,不过黄发垂髫,却亲昵于朕。朕与孝贤皇后皆喜你聪明伶俐,相约待太子长大,当以你为太子妃。只不想沧海桑田,世事无常,变化至今,丫头也有了自己的主意。这般也好,过你喜欢的日子,像孝贤皇后,好在,小九儿终究还是朕和孝贤皇后之媳。”

    叶清哭的泪流满面,唤了声:“九叔……”

    武王笑着点点头,脸上的红光越来越少,开始变得蜡黄,最后看着黛玉,轻声道:“太子妃世德钟祥,崇勋启秀,柔嘉成性,宜昭女教于六宫。贞静持躬、应正母仪于万国。天家能得汝为儿媳,亦是天家的福分。”

    黛玉闻言,本来泪流不止,此刻愈发泣不成声,拜道:“儿媳能入天家,为百世得来的福运。只求父皇保重龙体,早日将养得当,方是太子与儿媳的福分。”

    武王含笑点头,最后目光又落在贾琮面上,见他泪光虽干,但眼中悲痛之色愈重,终也红了眼圈,气息愈弱,叮嘱道:“朕此生,磊落光明,唯负三人。一为太后,虽偏宠于朕,朕却辜负慈恩。太子,日后,你要代朕好生孝敬太后。”

    贾琮缓缓颔首,就听武王又道:“二为孝贤皇后,她本为仙子落凡尘,虽借朕之手,除去了明香妖教,但本不愿入天家。是朕许诺于她,此生不再她娶,只守一人……不曾想,却害得她命丧祝融,朕负了她,极想她……”

    沉默了好一阵,直到太后压抑不住啜泣声,将回忆中的武王唤醒过来。

    武王忍着极大的痛苦,又颤着手抚在贾琮额上,声音已经极轻微,道:“三,则是太子。朕不是一个好父皇,让元寿吃尽苦头,被奸佞苛虐。此生太短,若有来生,朕与孝贤皇后,再偿与太子慈爱……”

    “父……皇……”

    贾琮本已干的眼睛,再度充满泪水,哽咽难言。

    武王含笑,目光艰难的转向了古锋和银军,张了张口,却已发不出声来。

    古锋、银军跪地,含泪道:“皇上放心,臣等誓死效忠殿下!”

    武王微弱的眨了眨眼,一旁张友士见之,忙上前道:“殿下,若要施针,不可再拖了……”

    “皇儿!!”

    太后大哭不已,叶清、黛玉也齐齐哭出声来。

    贾琮眼睛不曾离开武王还未闭合上的眼睛,虽心如刀绞,却还是缓缓点头,道了声:“施针罢。”

    张友士不敢怠慢,上前开始施针。

    武王慈爱的目光一直看着贾琮,终再也负不起如山的眼帘,缓缓阖上……

    贾琮前世父母双全,且身体康健,无灾无病。

    祖父母又过世极早,他并未记事,所以未曾体会过这等失去至亲的滋味。

    此生,他穿越而来在贾府受尽欺辱和白眼,尝尽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

    虽有贾政仁爱,却不是个能管事的。

    宋岩虽也慈爱,却未有贾琮抚育之权,终究只是师恩。

    直到认祖归宗之后,虽不过短短百天,武王却给予了他无尽的偏宠和慈爱。

    甚至到了身体无以为继的地步,武王依旧在为他筹谋铺路,斩荆披棘……

    这等慈爱,纵是铁石心肠也该暖化了,更何况是贾琮?

    看到那双眼睛再不能睁开,慈爱的看着他,看着这世上最疼爱他的亲长沉沉睡去,贾琮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大喊大叫,他只是轻轻上前,将脸贴在了武王已经渐渐温凉的脸上,久久不肯起身……

    ……

    慈宁宫,寿萱殿。

    刚刚看过太医服下药的太后倚在凤榻上,对红着眼侍奉她的叶清和黛玉悲声道:“哀家无事,身在天家,总要经历各种各样的人间惨剧。都道天家好,可也有人只愿来生不再生于帝王家……不过,现在比从前好许多了,哀家知道,皇帝心里是真的安心了,才会松开那口气,放心的安睡过去,他苦了十五年,直到认回了太子,才又高兴起来。只是他太累了,哀家的皇儿太累了,就让他好好睡去罢。你们不要服侍哀家了,去看看太子罢。这个孩子,打小养在宫外,备受苛虐,好不容易寻回了父亲,好生疼爱,如今却又……他虽不哭不闹,可哀家看着都不落忍。你们去看看他,太子是万万不能有事的,万万不能有事。”

    叶清和黛玉闻言,对视了眼后,都面露忧色。

    贾琮的悲伤,不止太后,她们更能体会。

    武王待贾琮太好了,好到令她们都侧目甚至取笑贾琮。

    如今武王成了这般模样,不问而知,贾琮的心里该有多痛……

    两人不再多留,服侍着太后躺下,叮嘱昭容彩嫔照看好,而后便出了慈宁宫。

    “带大宝、小宝去吧?”

    出了寿萱殿,黛玉忽然建议道。

    叶清闻言,登时蹙起修眉,看向黛玉,迟疑道:“不大……不大好罢?”

    黛玉摇头道:“三哥哥从不信那些,再者,大宝小宝也该去见见皇祖父……姐姐,如今三哥哥心里极苦,咱们先前劝了没用,现在去了也白费的。我去和十三娘姐姐说……”

    叶清闻言,眉心舒展开来,捏了捏道:“怪道清臣总跟我说,一孕傻三年,还真有点道理……”放从前,这等事她怎会考虑不到。

    说罢,同黛玉点头道:“就照你说的办,咱们走!”

    ……

    咸安宫,东暖阁内。

    贾琮静静的坐在武王龙榻边,不言不语,看着平静的躺在那,却感觉不到呼吸起伏的武王。

    无言而浓郁的悲伤,弥漫在整座殿内。

    贾琮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考虑。

    没有去思量从今日起,他便是这个帝国唯一的主人,唯我独尊。

    没有任何雄心壮志,没有任何宏图伟略。

    他只是坐在那里,守着他的父亲……

    古锋、银军并王春、展鹏等人守在殿内,看到贾琮这个样子,都动容不已。

    夜色一点点加深,深秋的宫里夜里已经清寒。

    皇庭内的梧桐树,枯叶纷落。

    一片乌云遮住了弦月,莫大的皇城宫群,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宁寂中,唯有几点灯火在晚风中飘摇……

    人心苦,夜未央。

    ……

    .。m.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