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夜书CC > 历史军事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896 百年大大计

896 百年大大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勤王这种事一般都发生在王朝盛世,不服从命令会被秋后算账,所以才不得不勤王。

    末期就别想了,王朝末期,一旦有人起兵zào fǎn,地方官不趁机作乱就算是教化有方,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只要自己的地盘不乱,到最后都能算是有功于国朝,太平天国时期的那几个剃头匠,如果不是守土有责,不能置身事外,他们也不会和太平天国拼命。

    看清国的地图就知道,其实想进攻清国很简单,大沽口登陆,一路直逼京城,地方总督们根本反应不过来,京城就被攻破,另一个时空八国联军就是这么干的,当时就算江南的总督们想帮忙也帮不上,这年头可没有高铁动车,甚至连绿皮火车都没有,清政府要把部队从江南调到京城,路上走半年都能称得上是兵贵神速。

    既然有了这么多经验教训,留给严顺的选择也就不多了,虽然表面上看,清国京城附近的卫戍部队肯定也是全国战斗力最强的,但是这个最强也要看跟谁比,跟太平天国zào fǎn的那些农夫相比,或许战斗力可以算是强大,但是和经过完整训练的雇佣兵相比,这个战力就只能算是稀松,严格来说,李牧并不了解这个时代的清国部队战斗力有多强,但是参考清军在甲午清日战争中的表现,李牧对雇佣兵们还是充满信心,只要战术对头,速战速决,要解决京城里的那帮遗老遗少并不难。

    别看名义上不久前清军击败了法国人,只有李牧知道,这应该算是清帝国最后的胜利了,现在的清帝国,说穷途末路可能还不至于,用苟延残喘来形容更合适一些,甲午清日战争,是全世界第一次有国家用木壳战舰正面击败了铁甲舰,清帝国就是日本浮世绘上悲催的背景板,李中堂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一人敌一国,更何况,现在严顺正在秘密接触李中堂,到时候严顺zào fǎn,李中堂会如何选择还说不定,面对日本人,李中堂可以血战到底,面对华人,李中堂还能这么破釜沉舟?

    不一定。

    “雷的活动范围一直都在长江以南,江北现在非常安静,清帝国没有任何准备,为了镇压雷的bào luàn,清帝国甚至把最精锐的北洋水军调往江南,这是个很好的信号,我们现在应该抓住机会。”劳伦斯·卢卡斯对清帝国非常了解,当然也可能是劳伦斯·卢卡斯前期的活动起到了作用。

    有时候,有些话真的不可能说的那么明白,虽然中堂大人并没有给严顺任何承诺,但是北洋水军却已经调往江南,这一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返回,估计要拖到彻底平定了雷浩波的bào luàn之后,那么一旦京城有变,北洋水师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回来。

    “不用着急,里奥正在和美国驻清国大使馆联系,我们要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收益,有点耐心,颠覆一个国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清帝国这样的国家。”李牧是真的不着急,这些年,要说颠覆国家,李牧绝对是经验丰富,但是对付清国这么庞大的国家,李牧还是第一次,悠着点吧。

    “颠覆国家”这种事,听上去很恐怖,其实也没有多难,看看二十一世纪的非洲,随随便便几百人就能颠覆一个国家,十九世纪只会比二十一世纪更容易。

    当然了,颠覆清帝国这样的国家,什么时候都不会很容易,美国搞死lǎo máo子用了多久?足足好几十年,还是毛子自己犯错给了美国人机会。

    “使馆——难道我们要直接把雇佣兵派往清国吗?”劳伦斯·卢卡斯随口问,白起在琉球大规模训练雇佣兵没有瞒着任何人,劳伦斯·卢卡斯当然知道,甚至清政府应该也知道,但是即便知道,清政府也没办法干涉,现在琉球可是个独立国家。

    “什么雇佣兵?没有,完全没有雇佣兵,哪怕是清帝国爆发政变,那也是清国的内部事务,和咱们没有任何关系。”李牧肯定不会承认有雇佣兵这回事,美国大使馆更不会承认,反正日本人和华人肤色都差不多,也就是日本人矮了点,不过兵荒马乱的,谁又会注意这个问题呢。

    “呵呵,那就只能遗憾那座城市了,我得承认,清帝国的京城真的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城市。”劳伦斯·卢卡斯去过清国京城,那座城市给劳伦斯·卢卡斯留下的印象很不错,当然这里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奉承,你不能指望一个美国商人去欣赏那些充满古典美的东方建筑。

    李牧听了劳伦斯·卢卡斯,却没有任何反应,表情也说不上好看。

    说实话,劳伦斯·卢卡斯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李牧虽然是华人,虽然清国都城确实是在李牧心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但是要说喜欢,真的谈不上,李牧不喜欢那座城市,那座城市也轮不着华人喜欢,清朝当年入关的时候,就把所有的汉人都发配到外城,内城居住的都是旗人和汉八旗,所以李牧真的不介意使用暴力手段占领清国京城,不打破旧有阶层,也就无法确定新的秩序。

    “把关注点放在海参崴吧,这里未来也会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城市。”李牧不再想清国那个烂摊子,就算头疼,也应该由严顺去头疼,跟李牧没关系,李牧只想为华人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哪怕严顺推翻清政府统治之后,清国的华人却不接受严顺这个美国人,那李牧也会把严顺带回美国,反正比不管是谁在台上,属于李牧的利益一点也不会少。

    “这里有太多俄罗斯元素,好在海参崴政府正在逐渐改变这一点,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俄罗斯建筑,不过我同意刚才你说的,海参崴未来也会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城市。”劳伦斯·卢卡斯贬了半天,到最后还会拍马屁,这和李牧是华人没关系,需要的时候,白人也会溜须拍马,而且和华人相比并不逊色多少。

    每一次来到海参崴,海参崴总是会给李牧惊喜,上一次来到海参崴的时候,海参崴的码头都还没有开始扩建,现在虽然还没有扩建完成,但是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工,扩建完毕之后,海参崴将会是远东最大的港口,这个城市也会融合多种建筑风格,海参崴政府虽然有意识的拆除了一些俄罗斯时代留下的建筑,但对于那些有着浓重俄罗斯风格的还是给予了保留,现在有了雷的设计,海参崴未来的建筑更多会使用东方建筑风格,包括新建的海参崴州政府,都正在权衡到底是使用巴洛克风格的大理石建筑,还是使用东方传统的挑檐飞拱。

    这一次来到海参崴,李牧入住的还是前东西伯利亚总督留下的总督府,李牧不在海参崴的这段时间,陈国芳对总督府进行了电气化改造,现在总督府有独立的供电系统,岗楼里也装上了探照灯,城堡内甚至有单独的电报室,可以随时供李牧和美国本土联系,虽然电报在途中要几经周转,但和以前的通讯手段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

    临近十一月份,城堡外已经是天寒地冻,城堡内拥有供暖系统却温暖如春,初雪带着孩子们已经早早睡下,格洛莉娅倒是还在等李牧。

    “宴会怎么样?有没有惊喜?”格洛莉娅没有参加晚宴,这并不算是失礼,现在也不会有人指责李牧失礼,那才是最失礼的行为。

    “惊喜当然不会常常有,一切正常,有几个好消息,你想听吗?”李牧平常不和格洛莉娅聊工作,这算是李牧的习惯,不把工作带回家庭中,有些事,让格洛莉娅知道,只会给格洛莉娅增添烦恼。

    “不想听,对于你来说是好消息,对于我来说不一定,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支票,如果需要的话,我随时准备善后。”格洛莉娅确实是不想过问李牧的工作,不过格洛莉娅知道李牧正在做什么,这里的善后当然也能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格洛莉娅手里控制着慈善基金,这也算是格洛莉娅用另一种方式在为小威尔和小棉袄积福。

    不积福不行,有时候不得不说,冥冥中自有天意,李牧以前从来不信这些,但是现在有时候也会去教堂,试着感受下上帝的气息,这并不代表李牧皈依,只能算是寻求内心的安慰罢了,当然李牧也有些私人请求,小棉袄和小威尔都已经好几岁了,家里却没有添丁进口,这不正常,如果可以的话,李牧还是希望能多子多孙,否则李牧这么拼死拼活也没多大意义,都已经挣够了小棉袄和小威尔十辈子花的钱,挣得再多也没意义。

    上辈子李牧听到有些人说“挣钱没意义”、“一个亿只是小目标”,李牧感觉实在是无法理解,装那啥也不是这么装的,现在李牧也有了这种感觉,钱挣的再多,其实快乐并没有增加多少,相反随着依靠骏马集团生活的人越来越多,李牧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重,有时候李牧想想,真的是刚到美国住在威尔家里时的那段日子才是最快乐的。

    这话听上去也有点装那啥,实际上说透了却很伤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亿遥不可及,但是对于首富家庭来说,一个亿真的不算什么,普通人每天挣500块已经不少了,但是首富每天可以赚五亿多,对于普通人来说,一百块真的很多吗?

    当然对于“100块都不给我”的人来说,或许真的很多。

    “这一次你的慈善基金肯定不够用了,到时候看情况吧,会有机会的。”李牧不反对格洛莉娅做慈善,对吕宋人,格洛莉娅都可以慷慨解囊,对华人更不用说,等推翻清政府之后,格洛莉娅想做慈善有的是机会,这也算是另类版本的衣锦还乡。

    去年一年,格洛莉娅和劳拉的基金会在美国撒了将近一千万美元,启动了近百个慈善项目,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面对华人的,因为那些刚刚来到美国的新移民,确实是很需要帮助。

    现在好了,等推翻清政府之后,格洛莉娅就可以直接前往清帝国做慈善,李牧甚至帮格洛莉娅想好了慈善项目。

    是的,李牧帮格洛莉娅确定的慈善项目就是教育,清帝国成立二百多年,控制最严格的就应该是教育行业,李牧很清楚,如果可能的话,清政府永远都不希望华人接受任何教育,最好所有的华人都在清政府的yú mín zhèng策下,世世代代成为清政府的顺民。

    这个前提下,就别指望清政府会在教育行业上投资了,清国现在确实是有了一些现代学校,但那也是被形势所逼,大部分现代学校都是军校,培养出来的军官,同样是为了维护清政府统治服务的,真正为了开启民智存在的学校,泱泱一千多万平方公里,一个都没有。

    其实李牧的要求也不高,虽然李牧和洛克菲勒都很有钱,但是格洛莉娅和劳拉基金会却没有能力为清国建立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这需要全体华人的共同努力,花费几十年才能初见成效,资金反而是次要的,这年头清国的富人也不像文艺作品上形容的那样为富不仁,富起来之后为家乡修桥铺路的人多了,清国乡间最常见的义学,大部分都是富人建立的,只要上面开放政策,一定有人愿意为乡邻出力,华人真的从来不吝啬。

    当然了,李牧也绝对不希望,二十一世纪共和国慈善行业的种种恶行,在这个时空重演一遍,那些借口慈善作恶的人,最大的恶不是贪污浪费了多少钱,而是让真正慷慨的人受到了无辜的伤害,要是按照李牧的标准,那些人都应该以谋杀未遂这种程度的罪名送上法庭去审判,该杀的杀,该关的关。

    。

    /txt/73/73688/

    。_

    ,小说,

    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