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夜书CC > 玄幻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14585章 突然而来的论战

第14585章 突然而来的论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朝野纷扰,士林沸腾,顾炎武准备继续发表文章的时候。

    一份给朝报的投文惊动了朝报上下,连忙抄录多份,送入内阁,司礼监。

    这份文章出自京城一个有名的书院,鹿琴书院,这个书院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创建者是嘉靖年间的首辅,数十年来培养了近百进士,在大明首屈一指。

    这篇文章是当代院长,秦怡泷亲笔所写,标题是:淡泊。

    副标题是:修身养德,志存高远。

    文章朴实无华,没有引经据典,更没有华丽辞藻,平淡中叙述着他的治学之道。

    淡泊:从容自如,不强不求,顺心顺意,大道如常。

    秦怡泷的文章极其有道理,没有什么破绽,内阁审议一番,没有阻拦,一经发表,顿时引起了一片叫好。

    相对的,顾炎武就被冠上了‘好高骛远,狂悖无知’的罪名。

    顾炎武准备好的文章被扔掉,当晚就又写了一篇,送到了朝报。

    顾炎武这篇文章更加犀利,没有再引经据典,而是摆事实,将那些空谈误国的事例摆出来,严加痛斥,火气冲天。

    秦怡泷紧接着又写了一篇,通篇是治学之道,平淡如水,从容自若,完全不像是反击,更像是一个隐士高人在与人闲聊,一字一句都隐有深意,莫测高深。

    这一来一往,看报的人过足了瘾,对两人也各有评价。

    顾炎武给人一种气急败坏,无理硬掰的感觉。而秦怡泷就是那种不仕高人,让人仰望。

    一个是朝廷高官,一个是在野名仕,你来我往间,高下立判。

    朝廷自然坐不住,首先就是吕大器,他阻止了顾炎武,亲自发表署名文章。

    做为顾炎武的直属上司,礼部尚书,他的文章抨击了秦怡泷所谓的‘淡泊’,实则就是眼高手低,只能空读书,而无实用,于国于民有害无益。

    这次秦怡泷没有说话,是一位从未入仕的大家,他用了‘潜龙在渊’一词回击吕大器,文章华丽,句句有深意。

    吕大器自持身份,不会陷入论战,再次上场的,是翰林院的一位编修,攻击这‘潜龙在渊’可笑至极,是‘龙’何潜?

    士林间似乎焕发了某种热情,一些人迅速出现,不再是一个一个,朝报在五天后,朝野双方各自出现了十篇文章,态度鲜明,攻击力十足,huǒ yào味冲天。

    一连半个月,不止是京城,整个大明的读书人都仿佛加入了论战,各种报纸都是双方的你争我夺,寸步不让。

    顾炎武自己也始料未及,他的一篇文章引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渐渐的变成了士林间的对峙,双方日渐清晰。

    ——支持‘新政’的一方与反对‘新政’的一方。

    乾清宫。

    孙传庭,傅昌宗,周应秋三人难得的齐聚,与朱栩坐在廊下吃着火锅。

    朱栩的四个儿子,现在搬着小凳子,老老实实的坐在朱栩两侧,小身板挺直,认真的听着。

    朱栩这四个儿子,属太子最小,刚三岁,其他都已经快十岁,是个半大小伙子。

    周应秋端着碗,吃着里面的豆腐,道:“皇上,这场乱战有些失控了,渐渐演变成对‘新政’的讨论,并且反对声相当高涨,朝廷处于不利的地位……”

    这个不利的地位,大概就是因为顾炎武对心学的虚洞的不满,言辞没有避讳,即有火气也有破绽,被人抓着不放,由此扩大,难以扳回。

    傅昌宗喝口汤,道:“讨论是好事,臣不担心,只是节奏要控制一下,yú lùn应该掌握在朝廷手里,不能被外人掌控。”

    孙传庭给几个皇子夹了菜,这才道:“虽然支持‘新政’的士林在不断发声,但主力依旧是翰林院,皇家政院,督政院,礼部等,这种情形像是朝廷与民间在争辩,不好听也不好看,如果演变成民间对朝廷的不满,论战变成了反对,那就不是我们预期的结果了……”

    顾炎武的那篇文章是孙传庭授意,但发展成论战是谁都始料不及的,他们早就对此有预案,只是事情发展超过了他们的预料,有些日渐脱于掌控的感觉。

    朱栩听着,转头看了眼几个孩子,目光落在大儿子脸上,道:“烨儿,你怎么看?”

    小家伙端着小碗,正在闷头吃,听着朱栩的问话,抬起头先是看着朱栩,然后又看了孙传庭等人,又过了片刻,道:“内阁要有态度。”

    几个阁臣都在看着小家伙,听着小家伙的话,若有所思,继而点头,面带微笑。

    朱栩心里也是赞同,倒是暗叹,这小家伙慢吞吞的性子是随的谁啊。

    他目光一转,落在二儿子朱慈煊身上,道:“煊儿,你说说。”

    这个小家伙喜好舞刀弄棒,对读书深恶痛绝,虽然被朱栩逼着读了一点,但对这样的事厌烦的很,哪里会有什么见解。

    不过,这个小家伙表现欲特别强烈,眼见在朱栩以及孙传庭等人面前,哪里肯示弱,脑子飞转,小脸憋的通红,好一阵子才道:“杀一批,抓一片,奖励一批!”

    朱栩嘴角暗暗抽了抽,这小混蛋胡说八道些什么。

    孙传庭等人也是一愣,旋即有些尴尬的各自微微低头。

    在对待读书人的问题上,能做不能说,尤其是在他们这些rén dà人物面前更不能戳破。

    当然,有很多事情,这种方法还是百试不爽。

    朱栩没理会他,转向第三子,朱慈熠,没有问,眼神示意。

    这个小家伙,仿佛是在两个兄长的中间,不喜欢读书,也不好武,整日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他母妃布木布泰不怎么管,任由他胡闹。

    朱慈熠没有他二哥那么混账,有了一点时间缓冲,倒是多想了一点,道:“年终大议就要开始了,可以在大议上讨论,定调。”

    孙传庭等人眼神微亮,认真的打量这位三殿下。

    这位殿下一直以来都很透明,没有大殿下与太子那么引人注目,没想到倒是很有些想法。

    朱栩对小家伙的说法很满意,看了眼才三岁的太子,朱栩摸了摸他的头,转向孙传庭等人,道:“嗯,你们就听听,怎么做你们看着吧,朕不干预。烨儿不小了,朕打算让他去内阁听政,锻炼一下。五皇兄家的慈烺去督政院听政,学习一下,你们怎么看?”

    朱栩的话一出,在座都顿住了。

    不管是朱慈烨去内阁,还是朱慈烺去督政院,都不能算是一件好事情。

    这位大皇子应该在几年后封王建府,圈禁一生。

    他们绝不会允许发生第二次国本之争!

    信王一脉更是如此,在内阁的计划里,待合适的机会就会要求朱由检致仕,然后会永远的消失在大众视野里,舒舒服服,富贵荣华的过完一生。

    :。: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