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夜书CC > 科幻小说 > 燃钢之魂 > 第五十二章 再兴兴之年(其他文明视角)

第五十二章 再兴兴之年(其他文明视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虚空比宇宙更广阔与庞大。

    所以。

    虚空中的战争也会更庞大。

    第三jì yuán109年,在再兴之年的年初,家乡的母星随着天空之父的轨道,进入远离恒星轨道的严冬期,我们的舰队如同过去的几百年间一样,在这不适宜生存的季节离开了这个小小的星系世界,来到虚空中巡游。

    天空之父,是母星环绕的气态巨行星的名字,在故土苔原的白昼,它淡蓝色的身影能占据天空的全部,所以被尊称为天空之父,而同样环绕天空之父的宜居星球有两颗,被我们亲切的称呼为‘母亲’与‘兄弟’。

    在过去数千年文明幼小的时期,有无数故事环绕这些星体而展开,我们的母星‘摇篮’在父亲,母亲,还有卫星‘妹妹’的环绕中安然旋转,而我们的种族就在摇篮中悄然成长。

    历史兴衰荡气回肠,时间也如同叙事诗中那样,转眼间悄然飞逝,我们的文明成长壮大,眼界开拓,我们发射飞船进入群星,探索星际,我们探查出了世界的边界,然后进入虚空,来到了万界的大舞台,当然,数千年的时间中,我们自然有内战,纷争,但我们终究是一个种族,同为一体,一切矛盾都随着时间消散,而我们携手共同前进。

    ——曾经我们以为这就是我们文明全新的开端,虚空中无比辽阔的星河与未来等待着我们的探索。

    但现实告诉我们,这就是我们的极限。

    世界星河并不空荡,实际上,它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文明——因为超凡力量和灵魂的存在,智慧文明比我们想象的更多,每一颗闪耀的星辰,都是一个繁盛的生命世界,而这些世界中,有没有探索出进出虚空奥妙的种族,也有我们这样刚刚开始启程的存在,当然,强大的,比我们强大的多的虚空文明,肯定也是存在。

    而且总是心怀恶意。

    他们来了,从不远处的星辰,他们的战舰比我们的更庞大,更先进,经历了更多的战火洗礼,他们发现了我们,所以他们展开了进攻,猛烈的炮火还有可以横跨虚空的超凡者特殊部队袭击令我们损失惨重,我们节节败退,步步后撤,我们被压迫回了母世界,被压迫回了母星系,我们愤怒,但我们的舰队已成一片废铜烂铁,就连‘妹妹’也被强大的主炮炮火击碎,残骸零散的飘荡在轨道上,形成了零散的小行星环——所以我们只能投降,俯首称臣,接受他们的管制。

    柯希亚人,这是他们的名字,他们是占据了四十多个世界,统辖五个附属国的庞大帝国,我们的国家要奉其为宗主,我们的民众要上交自己生产的四分之一上交,我们的科学家,超凡者随意被他们调用,我们的舰队虽然并没有被解散,但是却要听从对方的统辖,进行种种危险的战斗。

    我们不允许殖民,不允许扩张,不允许探索,不允许进行他们不允许进行的研究,他们摧毁我们的文化,试图改造我们的民众,让我们成为他们专用的矿工种族,但由于种种原因,这最后一步总是无法成功实现。

    这是我们的幸运,却也是一种悲哀——将一切的命运置于运气之手,岂不是智慧生命所能感受到最为悲苦的哀愁吗?

    而就在我们的舰队准备例行公事,巡游周围的虚空,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珍稀的虚空资源时,他们的命令又来了:他们探测到了临近星河出现了极大的变动,一场战争蓄势待发,据他们所说,有众多文明,甚至数个极其强大的文明准备去看看情况,这些存在之间说不定会发起矛盾,进而演变成混战,他们或许可以从中获得一些好处。

    当然,危险总是我们上,好处他们得,这就是失败者和附庸的命运。不过即便如此,倘若能捡到一些先进文明的战舰残骸,或许也能稍稍提升我们的技术与国力……这是得之不易的进步机会,我们别无选择。

    于是浩浩荡荡的舰队在虚空中航行,我们首当其冲,柯希亚人的超凡者穿着战甲随同战舰一齐行动,带起炫目的魔力之光,这种光辉我们也有所掌握,但是我们强大的超凡者总是会被他们强行索要走,并再也不会回到我们的群族中,于是我们的传承愈发匮乏,直至如今,已经再难有起色。

    我们麻木的飞驰,飞跃,我们穿梭虚空,来到了星河与星河之间空荡荡的虚空,时空波动平缓,但直到来到这里时,我们才感到后悔与恐惧——因为在这原本辽阔空荡的区域内,已经被无数文明的侦察舰和舰队占据,而一条无比庞大,足以令星河都为之扭曲的庞大舰队也正在行进。

    那是知识接管者,这个多元星河中最为强大的文明之一,他们沉默的巡游在星海之间,经过所有他们感兴趣的文明,接管所有他们感兴趣的知识,我们应当庆幸自己的弱小与无知,因为这样他们就不会对我们出手,接管者不会在已经确认过‘无价值’的文明上浪费自己的能量。

    “我们应当撤退。”

    很快,我们又感应到了全新的能量波动,那是即便隔着无数星辰也令人战栗的恐惧波动,前来的存在毫无疑问,定然无比强大,而星河的彼端,也猛地亮起一连串恐怖的气息,知识接管者和这两股气息三足鼎立,这些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文明正在隔着星河与星河之间的虚空对峙,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弱小存在可以旁观的区域。

    “继续前进!”

    但是柯希亚人的命令却仍然如此蛮横……利益熏心,但是我们知道他们的想法,他们猜测这三个强大的文明对峙,是因为那个在另外一个星河彼端摆出防御阵列的文明发现了什么秘宝亦或是极其重要上古遗迹——他们想要知道背后究竟守护着什么至宝和遗迹,并且企图从中获取一点好处。

    柯希亚人的贪婪其实并不奇怪,也不疯狂,因为这个星河中,因为发现了秘宝和远古遗迹,而迅速壮大的文明就有许多,他们的传说和故事就连我们都知晓些许,而对这些更加清楚的柯希亚人为之疯狂并非怪事,更何况冒险的是我们,并非他们,他们自然愿意慷他人之慨。

    所以我们和其他附庸被迫继续前进——我们并不正面冲突,而是从虚空的另一个方向迂回,毕竟星河和星河之间相连的区域如此广大,没必要走最短最方便的直线也能抵达……而就在此时,战争打响了。

    我们无法形容那盛大的火光——首先发起进攻的是星河彼端架起防线的那些舰队,它们数量稀少,但造型奇异,八头如同小世界一般庞大的虚空巨兽成为了它们的壁垒,虚空巨兽背部的世界也开始缓缓掀开护盾,展露出其背后生物质的狰狞要塞群,无数植物一般的小型舰船从中起飞,密密麻麻,如同蜂群。

    然后,便是tú shā。

    大部分正在旁观,观望,亦或是像我们这样企图绕过他们方向的舰队在顷刻间覆灭了,而且并非是单纯的bào zhà,我们能够看见,远处的甲壳飞船被一团扭曲的空间命中,然后在一瞬间变成了如同画一般的平面,最后在虚空的修正下化作最为细碎的粉尘;我们能够看见,兰克莫伊人的舰队在无法用观测器械看见的急速攻击中被毁灭了大半,湮灭的元素让他们成为虚空中璀璨的烟火;我们能够看见,阴影在虚空中蔓延,所有躲闪不及的战舰在发射了一两次主炮后,便只能徒劳的在这黑暗中缓缓沉没,然后被吞噬于无形。

    一颗颗如同太阳般璀璨的能量光粒从那些舰队的旗舰中升起,它们在虚空中组成了一个圆环法阵,撕裂时空,似乎正在召唤什么庞大的机械,我们能隐约从时空的裂隙背后看见那狰狞而美丽的一鳞片爪,无比危险的气息从中流露而出。

    知识接管者的舰队坚固而强大,他们的护盾连为一体,接下了所有的攻击,他们也开始反击,亚光速飞行的能量光粒与撕裂时空的能量电弧充斥半个虚空,我们只能仓皇规避,甚至头一次拒绝了柯希亚人狂怒的指令,直接转向逃走。

    而与我们一同转头逃走的,还有无数其他本来正在旁观的旁观者,它们狼狈的逃窜,旗帜耷拉,整齐的阵列满是孔洞,他们仿佛直面了噩梦,这过于匪夷所思的攻击手段连理解都无法理解,哪怕是捡到了残骸,恐怕也是祸不是福。

    一艘艘原本在我们眼中强大的战舰陨落,化作烟尘,塔尔人的旗舰失去了光辉,他们圆环状的巨大战舰如今就像是被吃了一口的甜甜圈,正在虚空中四分五裂,这个与柯希亚人在这片星域争锋的虚空文明舰队正哀嚎着逃离,留下大片残缺不全的战舰残骸,我们能够接收到他们慌乱的超空间传讯,其中充满恐慌的尖叫。

    无论什么秘宝,什么遗迹,都不是我们能够得到的,柯希亚人太自大了,我们只是星空中的蝼蚁,怎能掺杂进巨兽的角斗?没有自知之明的文明,终将迎来覆灭。

    正如同柯希亚人那样。

    大部分旁观的文明都被清洗干净,知识接管者和对面不知名的文明同时办到了这一点,他们清空了战场,如今再一次的开始对峙,发起试探性的攻击和防御,不断行进的金属星河也暂时停下脚步,开始筑起宏伟的虚空要塞——但正如同漏网之鱼永远存在那样,那些没有和我们一起转头逃离的柯希亚人和他们的眷属居然穿过了双方密集的火力网,从那九死一生的战线中幸存。

    他们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星云,所以没有丝毫停留,便展开急速,准备前往星河的深处,规避这两大恐怖文明舰队的攻击,我们可以收到通讯频道中满是痛哭流涕的庆幸之声,能听见胡言乱语般的祈祷声……但兴奋只是暂时的,他们自以为已经逃出双方的攻击范围,但我们却能清晰的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如坠冰窟。当巨大的圆环法阵撕裂时空,将那无比巨大的钢铁造物召唤到虚空中时,我们的心中一片冰冷,虽然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那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东西,但毫无疑问,那是一个超级文明也需要慎重对待的武器,是至高的技术结晶。

    很快,我们就知道了——那是一朵花,一朵由钢铁锻造的花,它还未盛开,看上去就像是个椭圆形的种子,无数柔韧的活金属制造的管道如同树根或者血管那样的结构覆盖在其之上,就像是金属铸就的静脉,而这些静脉将整个种子分割成十六个扇区,每个扇区之间都由透明的水晶层分割。

    而现在,在澎湃无比的能量灌输下,这种子开始‘盛开’了,长达数千米的金属扇区开始伸展,化作花瓣一般的形状,而原本被这些金属花瓣约束在最中心的,是一团巨大的,正在不停旋转,膨胀又收缩的以太光团,这光团在脱离了金属花瓣的束缚后,便开始朝着周围投射出一条条如同丝带一般的淡蓝色光带,就像是一朵银蓝色的花展露自己的花芯那般。

    它就这样平稳地悬浮在虚空中,被明亮而柔和的淡蓝色光带笼罩,浓厚的以太光辉在它周围翻滚盘绕,如同日冕。

    就在花瓣盛开的时刻,我们感受到了,无比危险的视线扫过整个星空,他扫过我们,然后忽略了弱小的我们,但即便如此,连骸骨内部都被看穿的感觉依然沉浸在我们的灵魂中,他冷漠的注视着虚空中的一切,然后默默将目光凝聚在了柯希亚人的舰队上。

    光芒从金属之花中绽放,淡蓝色的以太之辉穿过黑暗的虚空,照射在柯希亚人引以为荣的舰队上。

    然后他们便消失了——一瞬之间,彻底地消失不见。

    柯希亚人的舰队完了——

    这个历史超过数千年,征服过两位数的虚空文明,拥有复数附庸,并夺得过无数荣耀的舰队,这个被千百本史书记载,传颂,留下了众多辉煌战果武勋和传奇的舰队,就这样如同阳光下的灰尘,雨中的泪水那般,悄无声息的化作乌有,而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亦或是其他正在远方悄然窥视这一幕的文明,都无法理解这一切。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

    我们正在飞速逃窜。

    千百艘战舰被毁灭了,柯希亚族的主力舰队被摧毁,这些凭借武力,打压,征服,奴役其他文明的存在有这种结局并不奇怪,但我们心如刀搅,因为那舰队中也有我们的同胞,他们被柯希亚人征召,不舍的抛下了母星的苔原故土,成为了柯希亚人的爪牙,他们已经数十年,数百年都没有回到我们之中,但他们仍是我们的同胞,他们的死亡令我们心中悲痛。

    可现在我们只能惶恐而逃。

    这里不再是‘侥幸’就能通过的道路,不再是‘谨慎’就能旁观的擂台,而是高等文明之间决战的战场,我们因幸运幸存,但不过是死里逃生,仰人鼻息,一次又一次——但这就是弱小文明注定的结局,我们不憎恨,只是感到愤怒,落后就要挨打,就要被人剥削,唯独这真理一直铭刻于我们心中。

    不过。

    柯希亚人的主力舰队已经全灭,但我们却完好无损……而柯希亚人的分舰队还要镇压其他附庸,看守他们庞大的疆土和领地……超级文明的战争,或许也就是我们的机会。

    ——别了,被奴役的过去。

    我们回头,再看一次那同胞和柯希亚人的舰队消失不见的地方。

    淡蓝色的光芒在虚空中留下的轨迹依然闪耀。

    银色,金色,黑色的舰队位于巨大的虚空巨兽之后,拱卫着巨大的钢铁之花——它正在虚空中旋转,十六片水晶边的花瓣有着妖异而危险的光芒。

    我们渴望的,艳羡的,好奇而心潮澎湃的,看向那一道强大的,‘光芒’。

    名为‘文明’的,‘光芒’。

    ——这一年,名为再兴之年,代表着‘自由’的金属之花旗帜在母星上空飘扬,我们,欧布泽尔人,终于挣脱桎梏,得以以自由之身展望星空。

    。

    /txt/55/55656/

    。_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